发展海洋高新科技专利权、涉海企业股权以及码

  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小组与网络(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 Study Group and Network,简称GaWC)的世界各大城市排名出炉了,北上广深都有进步。 该排名的依据是“银行、保险、法律、咨询管理、广告和会计”结构的分布,这六大“高级生产者服务业机构”代表了所在城市的全球主导作用和带动能力,其中金融的份量不言而喻。但在深圳这块金融沃土上,海洋金融却一直不温不火,原因明摆着: 一、海洋产业高投入、高风险,如航运、造船和海工装备等规模较大行业仍处于过剩下行周期; 二、海洋金融抵押缺少专业评估机构、专业标准; 三、金融机构在海洋领域的防守性大于进攻性。 但要知道: 一、全球行业低迷期正是金融机构在全球下手收购优质资产的好时期,中国海工长期处于二线半的水平,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二、深圳作为环南海经济中心城市有条件探索通过“股权”解决“主权”问题。 三、上游客户周期性撤退导致高资本密集性高技术密集性的国内海工装备严重过剩,为资本介入并购带来了巨大机会。 2013年以来,深圳每年几个亿的海洋专项资金使用效果差强人意,财政资金的公共性决定了其在海洋经济发展中只能起到引导性、杠杆性作用,目前,深圳正在疾步向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迈进,但海洋经济体量尚小。 2018年全市涉海企业约7320家,海洋生产总值约2327亿元,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9.6%,增速也仅为4.6%,低于全市经济平均增速,海洋高端装备、海洋电子信息、海洋生物医药和邮轮游艇等四大产业仍未形成蓬勃的内生动力,海洋油气业和海洋交通运输业等两大传统海洋产业增长乏力。

  现在,“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的号角已经吹响,怎么办? 没得说,竖起海洋金融的金招牌,推开蓝色经济的金拱门!

  广泛吸引国内外金融、非金融机构参与,根据实践需要开放股权限制,组建国际海洋开发银行。

  参与期限长、规模大的海洋基础设施投资或孵化期海洋项目,发挥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的大型投资银行作用,区别于提供短期融资的商业银行。支持涉海企业跨境融资,为涉海领域国际并购提供外汇出境支持。

  未来五年,中海油湛江分公司每年将投入资本性支出160亿元,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年均钻井50口,若按“深挖在生产、攻关新领域、盘活难动用、主攻大气区”方向,应启动更大需求。

  对注册在深圳市的保险企业向注册在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企业提供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

  认可部分国际船级社协会(IACS)成员对国际航行船舶施行法定检验和入级检验。

  在“一船两港”登记制度、船舶金融租赁权登记制度、船舶优先共有权登记制度、海洋装备和海上设施物权登记制度、全程提单登记制度、国标仓单登记制度等方面进行试点。

  发展海洋高新科技专利权、涉海企业股权以及码头泊位等新型涉海资产抵质押贷款业务。

  构建海洋专业技术交易服务平台,引导市场主体积极参与海洋科技知识产权交易。